薩迦班智達·貢噶堅贊 (薩迦四祖)

薩迦班智達·貢噶堅贊,于藏曆第三饒迥木虎年(公元1182年)出生在昆氏家族。據《薩迦世系史》記載,在投胎和出生之時,就充滿了神奇的瑞兆。出生後,即能講說印度梵語。由于天資聰穎,加上師長的培養、自己的努力以及家庭的薰陶,薩迦班智達在成年的時候,就已經精通了大小五明,成爲著名的學者。

據說薩班的學習過程本身就是壹種奇迹。他不但依照常理,跟隨老師學習經論,而且即使在夢中也同樣得到非凡的教導。有壹次,他夢到自稱是印度世親菩薩的人,爲他講授《俱舍論》,達壹月之久。醒來以後,對于《俱舍論》則完全通達,甚至超過平時所學。還有壹次夢到有人將印度陳那論師的經論寶庫之鑰交給他,從此,他對于因明雖然沒有經過刻苦的學習,就能精通。如此神異之學習經曆,極其衆多。

班智達是過去印度那爛陀寺的壹個稱號,意爲大學者。這個寺院是佛教最高學府,僧徒常有萬人左右,要成爲班智達最基本的條件是精通五明,五明是指工巧明、因明、內明、聲明、醫方明,之下又分十小明。西藏也有人到印度學習,並得到了很高的學位,但是在薩迦班智達之前西藏沒有人獲得過班智達的稱呼。薩迦班智達沒有去過印度,可是名字卻傳遍了那爛陀寺,原來在該寺的大門上用梵文寫著他的祈禱文:“所知壹切觀照目廣大,衆生妙善成就悲心者,無邊事業作行威權勢,文殊上師尊足恭禮敬。”可見他的名字是多麽響亮。

薩迦班智達在依止上師方面也是後學的典範。他在依止上師紮巴堅贊學習的時候,由于是他的叔叔,因此,並沒有按照密法的規矩將上師看作佛陀。當他向上師求上師瑜伽修法的時候,紮巴堅贊說:“妳只是把我看作妳的叔叔,而沒有視爲佛陀,因此,暫時無法傳授上師瑜伽給妳。”于是,薩迦班智達得到啓發,將叔叔看作真實的佛陀。後來在紮巴堅贊生病的時候,無微不至地照看。因此薩班常說:“我之所以精通因明、聲明等五明以及般若、俱舍等五部大論、密續,人神共敬,並且元朝皇帝等許多有權勢的人也向我求法,敬重我,都是源自我視師如佛、如法學修所致。”

那時候印度有很多人佩服他,也有很多外道嫉妒他。有壹個叫措傑嘎瓦的外道千裏迢迢來到西藏雅東口岸(當時叫濟嚨,是西藏和印度交界的地方),要找薩迦班智達辯論,他們做出壹個重大的決定,在辯論中誰輸了就要皈依贏的壹方,包括自己所有的信徒。而西藏除了薩迦班智達,沒有誰可以代表藏區的高僧大德出來辯論,如果輸了,整個西藏就要皈依外道信仰。結果薩迦班智達不負重望,贏得了辯論,按約定措傑嘎瓦皈依了佛法,成爲了薩迦班智達的弟子,佛教在西藏也得以延續下來。從那以後,在西藏曆史上再沒有發生過佛教和外道兩個宗教之間的辯論。薩迦班智達還規範了大小五明課程並流傳至今。後來西藏和今四川康藏地區也出了很多藏族大學者和班智達,但沒有人能象薩迦班智達壹樣精通大小五明,最多只能精通二、三明。

薩迦班智達爲什麽有這麽大的智慧?這是因爲他曾經跟隨文殊菩薩修行了二十五世的緣故。我們現在知道了諸佛菩薩也曾經這樣,從凡夫就跟隨上師諸佛不斷修行,最後證得了佛的果位。所以我們也要跟隨上師三寶壹世壹世地去修行,直到獲得成就。

另外,在唐卡中薩迦班智達的畫法也很特殊。他側著身子是表示要辯論,有學問的高僧才這樣畫。其次是在手心、腳心畫有法輪,眉心有白毫,頭頂有寶髻,這表明他入涅槃之前已經修成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。佛教中只有釋迦牟尼佛、龍樹菩薩和薩迦班智達可以這樣描畫。薩迦班智達戴的是薩迦派有代表性的法帽,古時候印度佛教僧人戴的帽子是尖的,尖表示智慧頂尖,是佛教的“博士帽”,薩迦班智達和八思巴戴的帽子雖然都是紅色,但頂上卻是圓的。這是因爲薩迦班智達在他的上師紮巴蔣稱圓寂時爲了表示哀悼,就象是下半旗壹樣,把帽子尖剪掉了,所以成了圓頂。後來薩迦派哦巴傳承的祖師貢嘎桑波,把法帽長長的耳朵翻起來,代表智慧和方便,最後成爲薩迦派獨特而有代表性的法帽。格魯派的法帽仍然是尖的,和古印度“博士帽”壹樣。蓮花生大師的帽子和佛教沒關系,當時邬金當地的百姓就戴這種帽子,他來到西藏後也跟著戴。

上個世紀八、九十年代影響最大的高僧大德是晉美彭措。他在自傳中寫到念誦薩迦班智達的祈請文,使他從中得到加持,成就了因明。他說希望藏、漢弟子都來念誦薩迦班智達祈請文。就象雪域高原祈請蓮花生大師,漢地要祈請薩迦班智達。這其中的原因要從薩迦班智達與漢地的因緣說起。

薩迦·班智達 (薩迦四祖)
13世紀30年代,元太宗窩闊台執政期間,把涼州(今甘肅武威)壹帶封給他的皇子闊端駐守。闊端約在1239年派大將達爾汗台吉率軍征服西藏,後來兵馬均得了瘟疫,無法再繼續打仗了。達爾汗台吉將軍了解了西藏的情況後,向闊端報告說:“薩迦班智達學富五明,請我主設法迎請之。”當時蒙古族軍事力量在中國北方掘起後,已完成了西征的任務;此時,西藏地區各教派的領袖人物,看到這種形勢後,也正在商量如何順應強大的蒙古族軍隊的即將到來,准備推舉薩迦班智達同蒙古族上層聯系。所以,闊端立即采納了達爾汗台吉的建議,邀請薩迦班智達到涼州會晤。1244年,薩迦班智達已63歲,帶著兩個侄子10歲的八思巴和6歲的恰那多吉,從薩迦寺動身前往涼州。途中壹邊致力于傳法建寺度化衆生,壹邊還撰寫了《諸佛菩薩之聖道》壹書,終于在1246年8月曆時兩年後到達涼州,此時闊端爲參加貴由汗即位慶典到蒙古地方去了,等到1247年才在涼州觐見闊端。

八思巴和恰那多吉當時都已具有超越凡人的神通。有壹次闊端王抱著八思巴睡覺,第二天問他夢見了什麽,八思巴說夢見了壹只老狗抱著壹頭小獅子。通過相互談判和認真觀察,闊端王被薩班的智慧深深感化,對佛法生起了無比的信心並皈依了佛法,薩班爲他前後共灌了三次大頂,闊端王也作了三次盛大的供養。第壹次供養西藏(也包括蒙古和漢地)政教合壹;第二次供養給予西藏減免稅收的政策;第三次供養是闊端王爲上師薩班填湖建造海藏寺。當時動用的全是漢人,由于工程浩大進度不快,闊端王壹怒之下下令在壹天中殺死了2000個漢族人來填湖。此事驚動了薩班即時阻止,並約定闊端從今往後不許再殺漢族人。由于殺害了 2000 漢族人,引起龍王不高興,闊端因此得了重病,多次向紅閻摩敵母供奉水食子都不見效,後來薩班爲他做法事,在海藏寺修了獅子吼菩薩之儀軌而使闊端痊愈,寺中龍井中的劇毒井水也從此變成可以治病的良藥,飲此水能祛邪除病,益壽延年,現在稱之爲“神井”。

闊端王也曾懷疑薩迦班智達的修行,他請來很多大師來試探。有個魔術師在壹個湖中央變了個亭台,裏面擺放壹個用大藏經堆成的法座,法座外面用綢緞裹起來,用以試探薩迦班智達的神通。闊端王請薩迦班智達去開光,薩迦班智達如果沒有神通,就會掉進湖裏,如果有神通,他就不能坐在經文的墊子上。但是薩迦班智達壹眼就識破了幻術,把亭台加持成壹個宮殿,形成壹個寺院,這就是幻化寺(現在改稱白塔寺)。他還直接坐在“大藏經”上,當大家打開來看時裏面全是白紙。魔術師嚇得跪下祈禱,薩迦班智達念經讓大藏經恢複,文字又飛回到經書中。後來闊端王生起了信心,但薩迦班智達卻對他說“妳觀察了我三年,現在該輪到我觀察妳三年了。” 所以從那以後就形成了規矩,學密法弟子要觀察上師三年,上師也要觀察弟子三年。不過現在往往只有弟子觀察上師,上師不再觀察弟子了。

闊端王把大藏經供養給薩迦班智達後,薩迦班智達就把大藏經倒入了湖中,通過龍王運到藏地去了(傳記中沒有這個記載,但康區有這個故事)。這個故事就發生在離塔公很近的新都橋的高爾寺,那裏的大藏經是古本,有藏、蒙、漢三種文字。寺院裏的人說是從寺邊的泉眼中湧出來的。高爾寺的經書差壹部,因爲當初有條龍是瘸子,途中掉隊運丟了壹部,高爾寺差的那部留在離高爾寺60公裏遠的嘎西寺了。壹部經書重達50公斤以上,又有竹板包在外面,當時交通不方便,需要很大的隊伍才能運送。那時沒有交通工具,要運送這樣壹部經書難度是很大的。

涼州還有壹座寺院叫灌頂寺,是給闊端王傳法的地方。薩迦班智達的姐姐若巴讓姆長期閉關的寺院是蓮花寺。以上這四座寺院各有不同的作用,身體不好,可以去有泉眼的海藏寺;幻化寺是皇家寺院,政治活動都在那裏舉行;大法事在灌頂寺舉行;蓮花寺主要舉行結夏安居。幻化寺規模最大,壹個大殿可以容納下約1萬人。很多學者不相信,直到後來考古發現出土了壹個石獅子頭,張開的口可以走進壹個人,由此可以推測幻化寺的規模多麽宏大。

1251年,涼州發生了強烈地震,弟子比吉拉傑詢問薩班是何原因,薩班回答說:“此乃爲大德們前去利他之預兆,我亦將追隨諸大德之後。”從這句話可斷定,薩班已經預感到不久將要離開人世。十壹月十四日黎明時分,壹代高僧薩迦班智達圓寂于幻化寺,享年70歲。二十五日,弟子們將薩班的遺體進行了火葬處理。

據《安多政教史》記載,火化時,頭蓋骨顯現喜金剛、文殊菩薩、勝樂、佛陀等佛像,膝蓋骨正面顯現了觀音菩薩、度母、不動佛等佛像,手指骨上顯現了彌勒佛像以及藏文“阿”字和“得”[1]字,兩耳骨上顯現出了尊勝塔像,並出現了許多舍利。

以上是簡單的薩迦班智達的故事,學佛的人對曆史應該有所了解,尤其對薩迦班智達有信心的人可以增加壹些認識。前面提到過薩迦班智達的祈請文:“所知壹切觀照目廣大,衆生妙善成就悲心者,無邊事業作行威權勢,文殊上師尊足恭禮敬。”它的來曆也非常特殊。這個祈請文原來是薩迦班智達寫給他的上師紮巴蔣稱的,就象宗喀巴的祈請文本來是他寫給自己第壹個上師仁達瓦壹樣(仁達瓦也是薩迦派的上師),後來都由上師轉送給了他們本人。

薩迦班智達壹生著作豐富,涉及面廣。聲明類的論著有《智慧申出》、《入聲論》、《語言之略義》、《文字組合》等,因明類的論著有《智慧之寶本釋》、《量理寶藏論》等,修辭類的論著有《賢者口飾促發修伽陀之悲心》等,韻律類的論著有《韻律之花束》等,詞藻類的論著有《詞彙之寶藏》等,戲劇類的論著有《極喜地入門論》和《樂器論》等,工巧類的論著有《佛像量度論》和《察地品》等,醫方類的論著有《八支攝義》等,內明類關于贊詞方面的有《佛陀贊》、《釋迦牟尼贊》、《文殊繪畫贊》、《桑耶寺贊》、《文殊贊之注疏》等。無上瑜伽密續方面的論著有《勝樂教法贊》、《上師瑜伽法》、《內外密三宗之壇城》、《道果論典之目錄》、《傳授修行之經論》、《五支完全道論》、《密道說根本支》、《十大修行者和八小修行者記》、《勝樂俱生之福力》、《桑布紮傳》、《摧破金剛論》、《摧破金剛之密法》、《三律儀品》等許多傳世經典。其中《薩迦格言》更是脍炙人口,在大衆之中流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Theme: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.

Up ↑